猫猫

许你一生一世,宠你每分每秒(第四章)

     我又回来啦!
     许久没更,想我没?
     让我们继续宠许墨!
——————————————————————
      “许墨,你。。。你怎么了?”
      看着许墨苍白的脸色和冒着冷汗的额头,以及那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薄唇,白起顿时慌了
      此时的许墨已经连站都站不稳了,胃部那钻心的疼痛已经迫使得他不得不弯下腰,死死捂住腹部,企图缓解一下疼痛,然而效果并不明显。
      意识已经开始恍惚,隐隐约约的好像听见了白起的话语,但是没听清
      “怎么了?”
      突然,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一位穿着黑色西装,身形高大的男人出现在了阳台门口,一看见表情十分痛苦的许墨立刻冲上前来
      “许墨?!你怎么了?!”
      努力保持清醒的许墨听到声音后,费力地抬头,看见了一副熟悉的面孔
      “李。。。李总。。。”
    声音虚弱得几乎听不见,刚刚想问李泽言怎么在这,就又被胃部传来的一阵阵绞痛给憋了回去
    看见许墨痛苦的样子,李泽言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把将他打横抱起
    白起:“你干什么?”
    李泽言:“去医院”
    白起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而许墨迷迷糊糊听见了“医院”这个词,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立马伸手抓住了李泽言的衣领
     “别。。。别去。。。”
      两人闻言都皱了皱眉
     “我。。。我卧室抽屉里有。。。有药。。。”
     费力地摇着头,终于完整地说出这句话,可也已经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李泽言还想坚持送他去医院,可白起已经迅速的冲进卧室将药拿出来,再冲进厨房用水壶倒了杯水递给了许墨
     李泽言皱了皱眉,可还是把许墨放在了沙发上,看着白起喂着许墨吃药
     药效不是很快就见效,许墨难受得在沙发上蜷着身子,额头冷汗直冒,已经打湿了额前的碎发
     白起在一旁看得干着急,将身子挪近了些,伸手将许墨揽在怀中,然后用另一只手伸进他衣服的下摆里,轻柔地揉着
     温热的手掌揉着一阵阵绞痛的胃部,使疼痛缓和了许多。许墨的意识也渐渐意识回拢了过来,意识到现在的处境,有点尴尬地挣扎了一下
     “白警官,可以了”
     白起狐疑地上下扫了许墨几眼,揽着的手不松反紧,手上的动作没停
     “真的?”
     “嗯,所以可以请白警官松手了吗?”
     现在的姿势实在让他很尴尬
     白起再次看了他几眼,此时的许墨现在声音听起来还是有点虚弱,不过已经没有大碍,确定了没事后才将手从他衣服里抽出来,不过揽着的手却没有放开
     许墨正想提醒白起将手放开,可紧接着一道饱含着怒气的声音打断了他想要说的话
      “许墨,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
      李总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许你一生一世,宠你每分每秒(第三章)

     我被我粉丝找到了🌚
     可我不管!
     我就是要疯下去!!!
     别拦我!!!
(在耽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
      “你说谁没吃饭?”
      一声略带冰冷的嗓音突然响起,吓了小助理一跳。回过头来就发现一位穿着白色连衣帽的栗色短发的帅哥(划掉)男子正站在他的身后,眉头微皱,琥珀色的眸子里隐隐有一些不满
      “白警官?”
      “嗯,你刚刚说。。。谁没有吃饭?”
      刚刚从警局过来的白起本来想直接去他的办公室的,可听到小助理的那句话,就停了下来
      “哦,你说这个啊,白警官,你劝劝许教授吧,他从早上到现在除了喝了两杯咖啡一口东西都没吃”
      小助理像看见希望似的眼睛发光的看着白起
      白起越听眉头皱得越紧
      “嗯,我知道了,你们先回去吧”
      “好的!拜托你了白警官!”
      说完就立马跟着同事“溜了”
      等白起走进办公室,就看见了坐在椅子上埋头认真看文件的许墨,心里莫名的有点窝火
      这白痴!难道就不知道照顾自己吗?
      于是直接走上前,将许墨手里的资料抽走
      手上的资料突然被抽走,许墨呆愣了片刻,抬头就看见了站在自己身边皱着眉的白起,隐隐还可以看见他琥珀色眸子里隐藏的怒火
    不过更令许墨惊讶的是:
    他居然看见了色彩!并且这色彩来源于白起!
      “白警官?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立马掩饰住了眼里的震惊,淡淡地开口道
     “你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饭?”
      许墨对他的问话微微一愣,才想起来从今天早上开始都还没怎么吃东西,就喝了两杯咖啡,现在的胃隐隐有点作痛
       “嗯,还没”老老实实地回答出了这句话,然后白起的脸色更难看了
      拽着许墨的胳膊就想拉他起来
      “走,去吃饭”
      许墨那深邃的紫色眼眸里闪过一丝惊讶,但转瞬即逝,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但还是挂着温润笑容的看着白起
       “我想不用了,白警官,等会儿我自己会去”
       语气中有着明显的拒绝和疏离,说完就将自己的胳膊从白起的手里拽回来
       听到许墨那明显的拒绝和疏离的话语,白起的眼底沉了沉,松开了拽着许墨胳膊的手
       就在许墨松了口气以为白起会放弃的时候,就感觉自己整个人身体一轻,转眼间就被对方扛在肩上,然后直接从窗户那里飞了出去
       许墨:!!!
       “白起!你!你放我下来!”立马挣扎着想要下来
      肩膀作为人体中最坚硬的部位,抵在本就隐隐作痛的胃部的感受可想而知
       “别乱动,掉下去了的话我可不负责”话虽这样说,但还是牢牢地将许墨控制住,不管许墨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闻言也停止了挣扎,有一部分是因为威胁,但更多的原因是因为越挣扎他的胃越痛!
       “那你可不可以换个方式带我”强忍着疼痛,尽量语气缓和地说出这句话
       这样的姿势让他的胃实在疼得要命!
     白起闻声愣了愣,想了想,就把许墨抱在了身前。
      “抱紧我”
       许墨松了一口气,没多说什么,乖乖地抱紧
      他可不想掉下去
       看着许墨难得这么听话,原本不满愤怒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些
     等到到达许墨家的时候,才终于把他放下来。可刚一放下来,白起就慌了
      “许墨,你。。。你怎么了?”
————————————————————————————
      作者:胃病犯了呗,还能怎么滴?你胃疼的时候还被人扛在肩上抵着胃试试?
      白起:。。。我错了。。。
      不过说实话胃病犯起来的时候疼起来是真的受不了的,所以大家不管有没有胃病都一定要记得按时吃饭,不要空腹喝咖啡和茶,这样做对胃不好哦~
     
     

许你一生一世,宠你每分每秒(第二章)

    发疯的我又来啦!!!
    我就是要宠小墨墨!!!
    别拦我!!!!
——————————————————————————
    许墨就这样呆呆地坐在床上,直到被一声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给拉回了思绪
    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可当看见了屏幕来电显示后,许墨疑惑了
    大清早的李泽言打电话给他干什么?
    满脸疑惑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敢问李总大清早的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还是那温和中透着疏离的语气,温润中透着磁性的嗓音一成不变
     然而电话那头的人却不高兴了
     “你刚刚叫我什么?”
     李泽言冰冷的声音传来,问得许墨一脸问号
     “怎么了?李总?”
     他怎么感觉李泽言怪怪的?
     “许墨你。。。很好。。。”李泽言几乎是咬着呀说出这句话的
     今天晚上他一定要好好收拾他!
     许墨:???
     怎么莫名地感觉有点冷?
     李泽言调整好呼吸,决定先不要跟他计较
     “吃早饭没?”
     “啊?”许墨懵了
     “啊什么啊?又没吃是不是?”周身的气温已经降到冰点
     听到他这句话,许墨更懵了
     李泽言今天没吃药?过来管他干嘛?
     还没反应过来,电话那头的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已经叫蔡老把早饭送过去了”
     “额。。。那个。。。李总。。。”
     “记得趁热吃,我还有个会,先挂了”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许墨:。。。?
     谁能告诉他这是什么情况?
     一脸懵圈地看着手机屏幕,愣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
     李总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他了?
     就在许墨发愣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
     “叩叩叩”
     许墨只好起身去开门
     一打开门就看见蔡老先生一脸姨母(划去)笑容地站在他面前
     “许教授,早上好啊”
     “早上好,蔡老先生”
     “许教授,这是老板亲自给您做的早餐,您快趁热吃吧”说完,将手中提着的早餐和递给许墨
     “谢谢,劳烦您了”接过早餐
     “不客气,应该的,那许教授我先走了”笑眯眯地看着许墨,颇有一种看自家儿媳妇的味道
     “嗯,好的,蔡老先生再见”他怎么感觉蔡老先生看他的眼光咋这么奇怪呢。。。
     送走了蔡老先生,许墨将早餐放在了桌子上,并没有打开吃,而是看了看时间,穿上了一件黑色的大衣,出了门,去了研究所,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这一工作就一直工作到了晚上六点,中途就只喝了两杯咖啡
     “许教授,下班了,我们先走了哦”小助理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对着还在看资料的许墨说道
     “哦,好的,你们先回去吧,我还要再看会儿资料”说完就继续埋头看着资料
     看着许墨那专注的样子,小助理摇了摇头,转身关门走的同时,不由得小声嘀咕
     “这许教授也真是的,再工作也要吃饭啊,从早上到现在我就没看见过他吃一点东西”
     “你说谁不吃饭?”
————————————————————————————
     哈哈哈。。。猜猜突然出现的是谁?
小剧场:
     李泽言:许墨这家伙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啊!居然敢不吃我做的早饭!看今天晚上我怎么收拾你!
     正在看资料的许墨突然打了个冷颤,摸了摸手臂
     怎么突然感觉有点冷?

许你一生一世,宠你每分每秒(第一章)

emmmmm.....我不仅要写万千宠爱于一生的许墨,我还要写玄 幻 文 !
就是这么任性!
(可把我牛逼坏了叉会腰)

————————————————
    许墨缓缓地睁开眼,幽深的紫色眸子里闪过一丝迷茫
     我。。。死了吗?
    迷茫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的环境是那么熟悉
    以黑白灰为主调的家具,简约又大方一旁桌上的电子闹钟显示着现在的时间:6:30
    这是。。。我家?
    支起身子正打算坐起来,却突然头疼欲裂,不禁用手扶着额头缓缓坐起,脑海中闪过一些不属于他原本记忆的片段
    自己还是在恋语市,不过此时的恋语市却是充满着灵力的世界,在这里,原本的evoler被称之为灵力者,被人们所崇拜与尊敬,并且还为他们划分了等级
    灵徒(刚发觉并觉醒灵力)寿命与常人无异
    灵师(已经能将灵力化实,身体机能要比普通人强上一倍)寿命可达200岁,延缓衰老
    灵王(能灵气成刃,能将灵气转化为自己想要的武器,当然这个条件却极少人能做到,一旦达到,战斗力成倍增长。身体机能比常人高出数倍)寿命可达500岁,容颜永驻
    灵帝(初步可以运用天地间的力量。从灵王跨入灵帝的领域是一个砍,难倒了无数人)寿命可达1000,可回到自己想回到的那个年龄段的容颜
    灵尊(已经可以运用天地间的力量,拥有自己的领域,在自己的领域里,自己便是神,领域也有分强弱,要看个人的领悟能力)寿命可达上万
    灵神(传说中的级别,传闻已经可以掌控天地法则,但至今无人能达到)寿命无限
    每个等级又分为低阶,中阶,高阶和巅峰四个小等级
    他们也有各自不同的属性
    金,木,水,火,土,木,风,雷,冰,光,暗
    其中雷和光的属性比较罕见,光和暗极为罕见
    一般灵力者只有一个属性,有两个属性的少之又少,被誉为天才,而三个属性的被誉为天才中的天才
,四个属性:天才中的鬼才,五个:鬼才中的神才。。。然而现在最多只发现极少数人是两个属性的
    这个世界,除了单纯的灵力者,还有一些特殊的职业,都是基于灵力者之上的,但对精神力要求极高的也是这个世界的国宝级一样的人物
     炼药师(即医师):炼制丹药和看病
     炼器师:炼制灵力者专用的武器
     符咒师:符咒与阵法
     御音师:唯一一个不用灵力也能战斗的职业,但是精神力和领悟能力要求极高。乐器即为他们的武器,每一个乐符即为他们杀人的利器,但是他们也可以利用音乐来安抚人心,治愈灵魂。他们手中的乐器,既可治愈人心,休闲娱乐,也可杀人于无形
      召唤师:召唤各种生物,只有你想不到 没有他们召唤不出来的🌚
      他们也有分等级,分为
     赤金(淡红色), 琥珀(黄色),银霜(银白),紫颤(紫色),灭天(暗沉的血色)
     他们只有在进阶时才会显露自身的等级,平常是看不出来的(除了炼丹师可以凭借炼制的丹药等级可以看出)
      还有他们之所以会成为国宝是因为精神力的大小是每个人天生就决定的,除了进阶的时候精神力会有一定幅度的增长,或者是遇到一些奇遇来提升,否则根本就不会变
      还有一份特殊的职业:空间师
      只有天生拥有空间之力的人才能成为空间师,他们不划分等级,只是凭借自身对空间之力掌控的熟练度来分强弱,经常与炼器师合作制作储物空间
      灵力者们使用的武器也分等级
      灵器,神器,神王器,神尊器
      其中神器已具有自己的意识,神王器可以将自己的灵识外现,神尊器已可化人
      灵力者们也可以拥有自己的契约兽,但一般只能签约一只,这要分精神力的强弱,精神力强的人可以签约两只甚至三只四只五只甚至更多,但目前为止能够契约两只的人都少得可怜
      但是契约之后是可解除的,没有副作用
      兽兽们也划分了等级,分为
      灵兽(具有了人的思维)
      圣兽(能口吐人言)
      神兽(可化人形)
      神王兽(觉醒了体内拥有的上古血脉(前提是有))
      神尊兽(传说中的级别,现在没人见过)
      每个阶级也都划分了低,中,高和巅峰
      可一般兽兽们都不愿与人类契约,如果人类强行契约很有可能遭到反噬而精神力严重受创变成白痴
      而灵力者之间还有一种修行方式为双修(看过玄幻文的同志们都懂的😏)不管性别,只要双方是愿意的皆可(没错,我就是要搞事!)
      而许墨自己则是金,水,冰,暗四系的灵王巅峰(可以灵气成刃)但世人只知道他是金和水系的天才,紫颤炼丹师,紫颤符咒师,银霜御音师,空间师,没有任何已签订契约的武器和兽兽(没错,我就是宠许墨,不服你来打我呀~略略略。。。)
      许墨抚了抚额,终于消化完脑子里多出来的东西,晃了晃脑袋,顿时感到无语
      自己这是。。。穿越了?
      被这个认知搞得嘴角有些抽搐,翻身下床,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走到浴室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还是一样的容貌,没有变,眼睛也同样的看不见色彩,眼里反映出来的还是那黑白的画面
      回想起自己之前还在联合特遣署的人炸毁BS总部,结果因自己没办法全身而退而任由自己被爆炸产生的火光所淹没,转眼间自己就被送到了这里,与自己原来所生活的世界所差甚远的世界,还真是有点反应不过来
      许墨摇了摇头,简单的漱洗后回到了卧室,换好了衣服,坐在床边有些失神,此时已经7:30了
      在这边,许墨的的身份除了是灵力者外其他几乎都没变,除了。。。
     “终于可以摆脱那个组织了吗。。。”
     许墨喃喃自语道,幽深的紫色的眸子里是少见的迷茫和解脱
     是的,这里没有Black swan的Ares,只有恋语大学研究所的教授——许墨
     “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啊”
     看着自己的双手,摇头笑了笑
     “罢了,终于可以解脱了,不是吗?”
     他,终于可以活得自由些了
——————————————————————————
     这一个小说,是我专门为了小墨墨写的
     自我认为许墨是十分让人心疼的人物,在人前永远带着微笑的面具,无法表达出自己内心情感,只会将所有委屈和痛苦埋在心底的人,缺乏安全感,渴望温暖却不敢去触碰的人,将在乎的人推离自己的身边即使对方误解,然后自己独自面对危险
      既然游戏里我无法给他带来温暖,那就在我的小说里给吧,反正这是我的小说,我想怎么宠就怎么宠!不服就来咬我呀~略略略~
      至于为什么是耽美嘛。。。emmmmmm。。。
      个人恶趣味,表介意啦~

许你一生一世,宠你每分每秒

私设:严重OOC
许墨人设偏柔弱,其他三人占有欲极强
文中无BS,独宠许墨(喜欢他就让他做受!)
也许会有点微虐
有时候会开车,至于多少P吗。。。。。嘿嘿嘿。。。(笑容渐渐邪恶)
穿越梗(要不然我写不出来)
原来的许墨穿越到同一平行世界的恋语
那里没有BS,只有许教授
其他三个男人喜欢许墨,且十分强势
现代都市玄幻!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写不出来!